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珠宝收藏 > 玉石翡翠 >

玉画同源,破“界”新生

lovgou.com  来源:全球乐购 日期:2020-04-18 11:18:46

雕和国画,看似截然不同的两门艺术,却在“一梳一画”系列中借由一枚枚翡翠梳子,突破界线,告竣了和谐与共生。

王锦荣,号“半夫人”。生长在江南美丽之地的她,从来都知道苏工玉雕的好。但苏工多做和田玉,半夫人自己则更青睐翡翠色彩的富厚性,所以于2012年拜《风雪夜归人》的创作者杨树明先生为师学习翡翠镌刻。开始做翡翠梳子,则缘起于为客人做定制。

在这位客人的影象中,小时候家里迁过一次祖坟,在棺木中发现一套生存完好的用翡翠镶嵌的梳子,上雕梅、兰、竹、菊,很是漂亮。因为这套梳子是故去老人的妆奁,所以家人便将其原封不动地放回棺木中了。但这套梳子令她很是喜欢,留在影象里始终不能相忘。时隔多年后,她找到了半夫人,希望她能帮自己也做一套那样的玉梳。

于是半夫人便开始收集相关资料。在多番相识和研究后,她发现梳篦在中国竟已有六千年的历史,史前时期就有玉背象牙梳,到了唐、宋以致清代,更有大量工艺良好、外形优美的梳子存世。由此开始,她被梳子文化深深吸引了,尔后便一发不行收。经由一段时间的作品积累,更有了“一梳一画”系列——半夫人会依据每一件玉石原料的奇特性举行玉梳镌刻创作,而且使每一件作品都可组成一幅图画,配上岩彩画的设计稿,别具中国文化风味。

《百合》

“两处红点,一大一小,挨得很近。做点什么好呢?”一边思索,一边把百合花的蕊摘下来,省得染了衣服。然后,笑了。红点做成百合的花蕊,简直是天意。更巧的是离远点的谁人小红点,还恰好可以作为花蕊中间最长的那根芯。巧雕,一个“巧”字,确实是需要那一闪而过的灵感。

制品令人欣喜,金线点出百合花瓣上特有的肌理,那探头而出的花芯更是俏皮。蝴蝶只在翅膀上用银线做了简朴勾勒,却能让花朵更明艳。设计图朦胧的配景更点染和烘托出一派繁花似锦的意象。

在做玉雕之前,半夫人连续画了十多年的国画。她视察到,外洋的骨董珠宝多会留下手绘设计图,而海内则险些不见图稿留存,便想为自己的作品留下设计稿。可是外洋画拼凑宝石的手绘方法,运用到玉石上却行不通,因为玉石并不需要星芒的闪耀感,更多的是内敛的气质。所以她实验了水彩、工笔等画法,最后发现了岩彩。因为岩彩自己就是用天然宝石,好比青金石、珊瑚这类质料研磨出来的,用以体现玉石纹理再合适不外。

从历史上看,中国宋代及之后文官阶级统治渐盛,玉石镌刻的题材逐渐开始向绘画靠拢。同时,中国人对于玉石原料的天然气质,更有着执着追求。但差别于绘画和雕塑是在空缺中举行创作,玉雕需要面临的是已经有着自己奇特面目的玉石原料。基于这样的文化基因,半夫人希望在尊重料子天然大美的基础上做出自然而然的作品,故而接纳“工写联合”的方式——“工”即顺势雕琢的地方;“写”即料子自己的写意情怀。由此降生出的“一梳一画”系列,兼具玉雕的原生之美和绘画的写意之姿,在碰撞和融合中展现出新的艺术火花。

《荷风轻蕊》

风吹过,蕊飞了起来。粗颗粒的岩彩层层叠叠做了配景,是意象的荷叶。莲花部门则是辰砂上面罩水晶沫笼罩而成,隐隐透出一丝粉意。没想画得太写实,只想在玉石上有风,能吹起蕊……

这大片的绿色似乎早就准备好了,连空间构图上的位置都放在恰到利益的地方。把料子切得厚厚的,这样莲花的花瓣雕琢出来可以每一片都有自己的姿态,恣意开放。

金银错工艺在“一梳一画”系列中很常用,但只想作为点睛之笔,而不是全嵌满。上下交织地镌刻出莲蕊的线条,再分银色和金色交织的嵌进金线和银线。那飞扬的花蕊是整篇的画眼,是风的气息。

然而,半夫人探索玉雕和绘画“破界”与“融合”的历程,也并非一直顺风顺水。在“一梳一画”创作初期,画与玉梳并不能成为一个整体,总是以为画是画,玉是玉。

半夫人认真分析之下发现,一是因为玉的部门没有特色,完全可以复制。二是因为绘画实验了水彩、工笔等多种画法,但都以为跟玉搭不上:

其一,玉的部门最难题的是原质料的选择。采购料子的商家多不是设计师,所以采购回国的料子多是为了做成手镯、戒面以及可以批量镌刻的挂件而准备的。而一梳一画需要的是可以俏色的原料,所以半夫人只能自己顶着40℃的高温去缅甸寻找。每一次去采购原料都是看运气的身分居多,有时候遇到原质料上有红点的特色料,半夫人喜欢得不得了,可商家却认为是瑕疵,这样买得就会很顺利。不外现在这种情况越来越难遇到了,因为缅甸商家也知道了中国人喜欢有特色的料子。

其二,画的部门,水彩、工笔画法都不能很好地体现翡翠富厚的颜色。所以在不停实验画种之后才发现岩彩的奇妙——在造型和色彩的基础上还能带来触觉上的惊喜。岩彩堆叠出一定的高度后,用绘画联合镌刻的手法,在画纸上出现玉梳的线条美、条理美。

这两部门完全解决,才有了现在出现在大家眼前的“一梳一画”。

《花开鱼来》

哇,这绿,是独龙江水的颜色!

之前和朋侪一起去欢度独龙族的节日。先见到的是怒江的水,粉绿粉绿的,令人喜爱。等到翻过雪山,到了独龙族与缅甸接壤的地方,看到独龙江的水,只有翡翠的翠色才气形容它。

这块料子很好地诠释了翡翠俗语“龙随处有水”的寄义。翠色即“龙”,有“龙”的地方种水会比周围的料子好。而这件翠色部门都可以滴出水来,实在漂亮。

待到大理冬樱花开的时节,抬头是雪山,路边是樱花,真是奇妙的地方。樱花落在水面,鱼儿会对着花瓣吐泡泡,会跟花儿嬉闹。

所以先浮雕出花瓣,再用金线嵌出樱花长是非短的花蕊,随意散落在水面,只等那鱼儿来嬉戏。而给这件作品取名《花开鱼来》,则有着“你若盛开,蝴蝶自来”一样的阔达心境。

最近有画画的朋侪问半夫人:“会画画是不是就能给翡翠做设计?”她的谜底是否认:画画是在画纸上创作的“从无到有”的历程,其中人是主宰。而在翡翠设计中,原石才是主宰。人所能做的,是资助原石恰到利益地展现它自己。“天做一半,人做一半,合二为一才是最好的设计。”

《林深见鹿》

原料上一片红色,不浓不淡,是晚霞。背后的绿色是早春的山峦。

岩彩画出的设计稿,在阳光下闪耀着宝石光泽,原来这就是流光溢彩。

“林深时见鹿,海蓝时见鲸,梦醒时见你”,是余生最大的深情。余生我陪你,伴你每一个梦醒的清晨。

《玉兔》

这块原料可谓“朴实无华一点绿”。这绿是娇艳欲滴的,种水极好。白色的地方清洁、不发灰,恰能体现兔子的皎洁。

想做只仙境楼阁中的玉兔,料用得有平常的两个厚,这样雕出来立体感会很强,兔子也会肥肥的,摸起来很有手感。究竟是要追随客人一辈子甚至传给下一代的作品,希望能经得起把玩,内容与质料都能经得起时间的推敲。

兔子镌刻的时候也在不停地修改,做成了现在可爱的容貌,眼睛上用金丝粉饰,炯炯有神。亭台楼阁用的是银丝,究竟是仙境,银色更显高级。

制品出来,山色优美,是早春的嫩芽色,是阳绿。很是欣喜。

半夫人

本名王锦荣

荣玉玉雕事情室首创人

专注定制妆奁款翡翠梳子

以工笔画为设计手稿

形成“一梳一画”的艺术气势派头

>>下篇:返回列表